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槟榔西施
槟榔西施

  第一章是旧坑,第二章是新的。
 
                (1)
 
  「框啦!」
 
  一辆公车停在了马路旁,一位女孩投了钱币后走下公车。
 
  「应该就是附近了吧?」
 
  女孩约莫165,一身粉色紧身小可爱,搭上牛仔热裤及年轻女孩最常穿的 帆布鞋,简单的穿着在这女孩身上却充满了热力;一头时尚的长发看起来精明俐 落,又不让女孩甜美的脸蛋失去色彩,衣服上一排镶水钻的英文字母被高峰撑得 变形;白皙修长的双腿充满了年轻的气息,一幅青春洋溢的图画就在大马路旁吸 引着路人的目光,唯独煞风景的是女孩手上提着与她不搭调的大行李包。 
  女孩提着沉重的包包沿着省道走着,这条省道是砂石车大卡车最常奔驰的道 路,一路上尘沙飞扬,弄得女孩不断地挥舞来拨开扎眼的灰尘。
 
  大型车辆长跑的路段也意味着另一个现象,被称为另类国家特色的槟榔西施 也特别多,一路上带着暗示的招牌及穿着火辣清凉的西施们不断地招揽着客人, 即使如此,女孩仍能感到自豪,因为一路上姿色身材能与她相比的寥寥可数。 
  最后女孩走近一家槟榔摊,那是与住家相邻不到十公尺的一家槟榔摊,名称 叫「伟大粒」,里头一位西施身材妆扮在这条路上可算得上是极品,穿着一身色 情的肚兜装,一边包着槟榔,一边和一个大约30岁的男性聊着天。
 
  聊天的男子似乎发现了女孩,他推开槟榔摊的门,举手向女孩招呼道:「美 云,你到了啊!天气这么热,怎么不打个电话,好让我过去载你啊?」
 
  男子走出槟榔摊并接过女孩手上那沉重的包包。
 
  「还好啦,表姊夫,我还以为会很远勒!结果走下来,这点路程对我这从山 上来的野孩子哪算得了什么!对了,表姊呢?」
 
  女孩虽然这样说,但修长稚嫩的手指却被沉重的包包弄出了几许红通,痠麻 的感觉让她甩了甩手。
 
  「还逞强,你看你的手,都弄红了。你表姐还在理发店上班,要等中午才会 回来,那栋就是我们的房子,你自己先进去吧,行李我等一下帮你拿过去。房间 都帮你整理好了,等一下再让你表姐带你去你房间。」
 
  这位表姊夫叫孝豪,他拿着行李就要拿进槟榔摊后头的休息室摆放。
 
  「谢谢表姊夫!行李我自己拿就好了。」美云很礼貌的婉拒,从孝豪手上接 过包包,独自提着沉重的包包走进那栋房子。
 
  看着美云背影的孝豪,原本亲切的笑容露出了一点色情的淫笑。
 
  「本来还想说会跟老婆那样皮肤小麦色,想不到这位表妹那么的正点,皮肤 白皙水嫩,大奶美腿,屁股又那么翘,干!光看就硬了。」
 
  看着美云消失在自己视线,孝豪脑中的幻想可没停止,欲望被激发岂是简单 可以解决的,他走到槟榔西施身旁,伸手就往那肚兜里摸,一边猥亵地说:「多 香子,来,老闆请喝牛奶。」
 
  那西施叫森田多香子,是日本人,来台湾读大学,155公分,身材娇小但 却有34E、23、32的淫荡身材,尽管小腿有点小小的萝蔔腿,但这样的肉 感反而让更多男人想将她压在身下征服。性开放的她在没来日本前也拍过几只素 人自拍,因此毫不忌讳这带着情色意味的槟榔摊工作,而且因为和孝豪风流过后 嚐到以前从没有过的甜头后,辞去了原本兼差的酒店陪酒,专心地在这包槟榔打 工。
 
  多香子对孝豪的行为也没反抗,瞟了一个淫荡的眼神,放下手中工作,探手 伸到孝豪裤裆上又摸又握。
 
  「老闆~~」那带着日本味的不标准国语更让孝豪火热,一手抱过西施就往 槟榔摊里头的休息室走。
 
  休息室里面有张沙发床,孝豪把那日本西施放倒在床上,身上那色情的肚兜 很快就被脱掉,露出那肥大的奶子。孝豪双手搓揉着奶子,一边说:「多香子, 我要你帮我包槟榔。」
 
  多香子从沙发床上坐起,双手去解开孝豪的裤裆,一条粗长的鸡巴从裤裆里 蹦出,坚硬黑红的龟头上闪着些许猥亵的晶光。她像是在讨好似的,在看到了鸡 巴后讚叹地说:「老闆,好厉害~~好大喔~~」
 
  孝豪虽然不是第一次听到她这样说,但心中还是一阵爽快,嘴上却还是说: 「我不是说过,在让我干的时候,要用日文叫,我听得懂的。」
 
  「嗨伊!(是)」多香子答应了一声,那红唇就包裹住粗黑的龟头。也不知 是孝豪的棒子的确巨大,还是多香子太会让男人得意,多香子的小嘴光是含上龟 头,脸上就显得有点困难,但眼神又是那么的淫荡满足。
 
  「囌囌……哫哫……」多香子一边吮着龟头,一边发出淫荡的声音,那对大 奶也不闲着,包裹住那阴茎,右夹又揉,搭上嘴上技巧,弄得孝豪一脸满足爽快 的神情。
 
  「对……就是这样……吸大力一点……对……对……还有阴囊……喔……爽 快……」
 
  多香子捧着大奶紧紧包夹着孝豪的肉棒,那肉棒上带来的火热引起了她的淫 欲,艳红的奶头贴着孝豪的腹部磨蹭,那杂乱的肚毛不但给她性感,也带给她瘙 痒,那种感觉把多香子撩的火热,胸口的大奶不断地挤迫肉棒,想从那腻滑的肉 棒上得到更多性感,嘴上舌头舔舐着从龟头渗出的前列腺液,那带着栗子的男人 味让多香子渴望,但仍不忘记仰起头,以仰角60度睁着那充满春水的大眼看着 孝豪,嗲声的说:「妠~~奇摩子依?」(那~~这样爽吗?)
 
  「喔喔~~奇摩子依(爽)~~送拉~~喔喔~~我要射了~~」
 
  多香子无辜又带着淫荡的性感必杀技,让孝豪满足感破錶,大呼爽快,也不 在乎那乳交,双手抱住多香子的头摆动着腰,冲刺地将那精液射在多香子的嘴巴 里头。精液并没有从嘴角流出,只见多香子喉头吞嚥了几口,将那喷发出来的精 液全数吞下。
 
  孝豪将手指伸进多香子的丁字裤里,扒开已经湿润肉缝,粗操的手指在肉缝 上拨弄:「你好淫荡,这么快就湿成这样。」
 
  吞下精液后的多香子并没有将肉棒吐出,她用灵巧的舌头将那鸡巴彻底地清 洗了一遍,一手按摩着阴囊,一手套弄着鸡巴,嘴巴吮着粗黑光亮的龟头,含糊 地说:「わだしわ欲しい〔挖搭希哇齁希伊(我好想要)〕老闆~~我要~~」 
  她的声音又嗲又淫,恢复精神的孝豪此时哪肯再忍,双手抱起多香子白白嫩 嫩的浪臀,扒开那散发着淫秽气味的阴唇,粗大的肉棒将那湿润淫荡的阴道撑得 饱满。
 
  体内被又粗又大的肉棒充实,那火热坚硬的龟头直冲深处,强烈的快感让多 香子爽得用日本话不断地叫:「気持ちい~~はやく~~あああ~~(好爽~~ 快点~~啊啊啊~~)」
 
  (作者说:不玩了,以下还是用中文叫床来写。)
 
  当一个男人听到那样又嗲又淫荡的浪叫,胯下女人眼神、肢体都充满了情欲 的味道,没有人会不兴奋的。下体性器紧密地结合,淫荡艳红的阴唇被粗大的鸡 巴肏得不断渗出白色泡沫,腥臊的气味随着两人交媾时兴奋的汗水散佈在整个狭 小的休息室。
 
 「啊啊……好深……啊……弄到……到底……啊……小妹妹好……好爽…… 
  啊啊……」
 
  「你这小淫女,你听你的浪屄在那边「噗滋、噗滋」的叫,喔……夹得那么 紧……喔……好爽!我要肏死你……」
 
  孝豪一次一次用力地冲撞着那青春的翘臀,彻底地深入再快快的抽出,「啪 啪啪啪」猥亵充满肉欲的肉体撞击声传入两人的耳朵,刺激着彼此的感官。他用 力地抓上那对摇晃不堪的大奶用力搓揉,多香子饥渴地回头索吻,孝豪也将他那 大舌不客气地侵佔多香子那淫荡的小嘴,两舌翻搅,缠出了淫荡的唾液。 
  「啊啊……不行……了……啊……要……要泄了……啊啊啊……一哭~~」 
  说着,多香子高八度的浪叫,那身体温度瞬间攀升,孝豪只觉鸡巴被阴道紧 紧地夹住,那爽度比刚才成几何倍数的成长。但刚泄过一次的他敏感度加强了不 少,他将多香子翻转正面,大嘴凑上多香子丰满的大奶,那名牌香水淡淡的清香 从奶子上传来,让他像饿犬似的又吸又咬,大手像是要将那不存在的乳汁给榨出 来般大力掐挤,粗糙的手指不断地捏挤因高潮而坚挺的乳头。
 
  「呀答~~不要……啊啊……这样我会……啊啊……好爽……啊啊……斯勾 伊……哈呀哭……啊啊啊……」
 
  多香子奶子被粗暴地对待不但没有感到痛楚,十分受用的、感到快感的浪叫 不停,双手抓紧那沙发床的布料,美丽的俏脸左右摆动,双腿如章鱼爪般紧缠在 孝豪的腰臀上,水蛇般的纤腰疯狂地扭动,迎合着孝豪卖力的抽插。
 
  紧密的性器散发着情色的气味,肉棒如打桩机般无情地蹂躏着湿润柔软的阴 道,两片如鲍鱼般的肥美阴唇在那耻骨及阴囊的撞击下散发出情欲的愉悦,随着 肉棒抽动带出来的淫液不断滋润着这亩良田。
 
  「老……闆……哈呀哭……给我……快……我要……啊啊……我要老闆那热 热的牛奶……啊啊……」
 
  孝豪也没让胯下的美女失望,在那强力收缩的阴道夹挤下,缴出了灼热腥浓 的精液,灼热地喷进多香子的子宫。
 
  爽快后的孝豪来想再来一发,但是看看休息室里的时钟已经接近中午,老婆 也快回来了,只好暂时放过多香子,心中想着下午是否要继续来场大战。 
           ************
 
  表姊家客厅。
 
  「好热!咦?美云,你来了啊!」
 
  一位性感的女性从外头回来,年纪约28,170公分高挑身材,全身健康 乾净的小麦色皮肤,一头挑染及肩的小卷发,简单的平口连身裙将那好身材完美 呈现,赤裸的双肩和美丽的锁骨充份表现女人的性感,更别说那丰胸细腰翘臀, 在那高挑修长香艳诱人的美腿走动下摇曳生姿的美景,那可是能让男人疯狂的媚 态啊!这位便是美云的表姐,玉娟。
 
  「美云,我都听你妈说了,你考上这里的高中啊,厉害耶!那间高中算是我 们县里面最好的一所高中。」
 
  「没有啦,靠运气考上的啦!」
 
  「来,站起来给表姊看看,你应该有165喔!身材很好,真的是女大十八 变,想当初那个穿着短裤赤脚到处跑的小女孩变得这么漂亮。」玉娟把美云扶起 来,把她转了个圈后讚美道。
 
  「表姊~~」美云听到表姊的讚美,不好意思地撒娇。
 
  「你是要来我这边住吧?来来来,我带你去你的房间。」
 
  原来美云原本住在山上偏远地区,由於考上了县上的高中,而玉娟家刚好又 离高中不远,所以才会来到玉娟家。
 
  「来,这就是你的房间了,我和你姐夫的房间就在隔壁,浴室厕所就在刚楼 梯走上来那,平常我和你姐夫都用房间的浴室,那间很少会去用。东西先放着, 我来带你走一圈这房子。」
 
  玉娟带着美云绕遍房子,告诉她厨房、储藏室、车库等地方,接着带着美云 去逛了一个下午,直到晚上才回家。
 
                (2)
 
  玉娟穿着睡衣从浴室里走出来,浴巾擦拭着湿淋淋的头发来到梳妆台前,还 没坐下,便被从床上跳下来的丈夫从后头来个有力的熊抱,握上了那对高耸的丰 胸。孝豪全身只穿一条宽松的四角裤,那兴緻昂昂的老二毫不客气地往玉娟那弹 手的翘臀上蹭。
 
  「老公,今天就不要了……美云就在隔壁……」玉娟嘴上这么说着,可那受 用的神情让她的话没有任何说服力。
 
  「房间可是你安排的,我当初要去清理一楼储藏室,你跟我说不用的,如今 你又这样,那以后我岂不是只有美云不在的寒暑假才能干你?」孝豪口中烟味和 槟榔味混杂的浓烈气息从玉娟耳边传来,手上却不停歇。越说到最后,似乎刻意 地加重了力道,让玉娟一身软靠在孝豪身上。
 
  「我怎么能放心那间储藏室?要真是美云住那,我可不放心透了,嗯……别 弄了,再弄下去我……」
 
  「你怎样啊?」孝豪一脸淫笑,那掺杂了烟垢槟榔斑的牙齿咬住了玉娟敏感 的耳垂,囓咬之下还用舌头滋润滋润了一下,边说道:「话说美云可真漂亮,还 以为你们两姐妹应该差不多,可是没想到,她皮肤和身材竟然好成那样……」 
  孝豪想到早上美云那副魔鬼般堕人心神的身材,老二不禁又硬了几分。 
  玉娟听到孝豪这么说,她转过了身,脸上勉强绷起严肃的说:「我话先说在 前头,我可以接受你和槟榔摊那些小姐的事,可是我家美云还是个单纯的女孩, 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去碰她,要不然……」
 
  孝豪听到这,脸上露出了不爽,有点恼怒的说:「干!你又是多乾净,不要 以为你那家理发店是什么样的背景我会不知道?还有,你之前顾槟榔摊时做的我 也没拿出来说,你和我也只是半斤掺八两,破扫帚加畚箕,少在那边说那些有的 没的……」
 
  被孝豪这么一说,玉娟脸上也是一阵难看,但随即转成一脸撒娇,在孝豪的 乳头上划圈:「厚呦!你也知道我又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对我表妹 下手,她还小,还是处女,更何况……我还把你弄不够爽吗?」说完,那熟媚的 双唇与孝豪的乳头做起了最亲密的接触。
 
  「够不够爽又不是你说了算,喔……干!你又来这招?好啊,今天不干爆你 那骚吱吱的水鸡,你真的越来越好胆,敢呛我了!」说着,玉娟被推倒在床上, 孝豪的大手伸进玉娟的衣内,就要将那薄弱的屏障给除去。
 
  「老公,真的不要,美云隔壁会听到……」
 
  孝豪一脸不爽,对着玉娟抱怨:「恁爸的大懒趴已经这样很久了,你还在那 边跟我鸡鸡歪歪,况且……会不会让美云听到是在於你啊!你要是能忍住不叫, 那美云又怎么会听到呢?嘿嘿……」
 
  「老公,今天不要啦!我那个快来了,要不然,我这样帮你好了……」 
  说完,玉娟将孝豪的四角裤拉下,含上那粗大的鸡巴一阵强力的吸吮套弄, 身上的睡衣也解开,端出那丰满的大奶将那长长的鸡巴给包住,前后套弄起来。 
  孝豪看着玉娟的替代方案,虽然不够满意,但也可以接受。
 
  玉娟技巧确实有一套,她捧着丰满的大奶,用那敏感的乳头一下子去挑弄马 口,一下子在鼠膝根部那撮浓黑的懒叫毛上打转,或许快感度不是那么的足够, 但视觉上,的确让丈夫感到无比的满意。
 
  玉娟一边紧包着那粗大的鸡巴,一边吐着口水润滑,在那软奶的包夹下,尽 管不及肉屄,但那柔软的感觉仍是让孝豪十分受用,不用太久,那喷发的精液便 将玉娟那麦色肌肤涂上一滩淫荡的白浊。
 
  单只是这样简单的喷发,岂能够让欲望强盛的孝豪满足?玉娟也深知这点, 她将孝豪的鸡巴捧起,浪舌翻搅,将龟头作了一次彻底的清洗,随即让那仍未消 退的粗长鸡巴消失了一半。
 
  不单只是胸前的大奶,玉娟的嘴上功夫比起她的奶功更加纯熟,龟头在那湿 淋淋的口腔里搅动,灵巧的舌头淫荡地挑弄渗出前列腺液的马口,熟媚的双唇在 棒子上游动,棒身与鼠蹊部传来大奶的柔软触感,从上俯视,玉娟双颊淫荡地凹 陷、双眼仰望的浪样,男性的尊严受到了大大的满足。
 
  她并不单只是会含那龟头,更会去吸吮那肿胀的阴囊,一边用手上下套弄, 一边更往后头舔,用舌尖去挑刺那肮髒的肛门。
 
  「喔~~干!送啦!继续吸我的懒叫,喔喔……」孝豪用响亮的呻吟声表达 出他的快感。
 
  「啪!」玉娟在孝豪的屁股上打了一声脆响,娇嗔说:「不要叫那么大声, 你是故意要吵到美云是不是?再这样我真的要翻脸了……」
 
  「嘿嘿……没有啦!只是真的很爽,一下子忍不住……继续啊,我不叫就是 了,快~~不要停……」被说破了意图,孝豪乾笑了一下,要求玉娟继续,玉娟 横了丈夫一眼,再次将那大鸡巴紧紧含住。
 
  「囌啧、囌啧」的吮弄声让孝豪听得爽快万分,抱住了玉娟的后脑,腰部开 始摆弄,一次比一次的深入,把那浪嘴当骚屄来干。
 
  孝豪那深喉的插入,玉娟不见丝毫的抗拒,那「啧啧」的吸吮声愈发响亮, 虽然偶尔夹杂几声「呕噁」声,但神情淫荡受用,嘴边流出来不及吞嚥的口水, 丝丝连绵滴落,玉娟端着丰满的大奶接住,湿淋润滑,在孝豪的大腿上揉蹭。 
  玉娟的技巧实在不错,带给孝豪的快感让他愈发兴奋,没多久,几下强烈的 摆动,浓精喷发,孝豪满足喘气的拔出,一部份进了玉娟口中,一部份则喷在玉 娟那泛溢春水的脸上。
 
  玉娟由於方才的激情,进了浴室再做一次清洗,孝豪看着走入浴室的玉娟, 脸上露出一抹微笑,轻声说:「今天只是第一天,嘿嘿……日子还长得很……」 
  美肉当前,哪有放过的理由?但是孝豪深知吃太快容易打破碗筷的道理,脑 中翻搅着无数计划,直到玉娟再次出浴,才关灯入睡。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遨游东方 金币 +8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